元气少女🌾

绿担💚💛初心nini 笃笃笃
不想睡觉,想睡sho酱

【渡猫】有风

夜冉柒:

# 人物易ooc


# BE预警


# 以第二人称写,之前有看过有太太用过第二人称写,希望太太不要介意


你摩挲着结婚届上的名字:渡海征司郎。


突然心口一痛,那个并肩的搭档要结婚了。可你又问自己,真的只是搭档吗?你不停的摸着他的名字,好像要把他的名字从结婚届上抹去一样。可它就牢牢的印在那里,苦涩翻涌上喉咙,你硬生生的将它咽下去。


有风。你脸侧的头发被吹起,在你脸上肆意横行,你的眼眶有些发干,你咬着唇,抑制住胸腔里的颤抖,可是总是有些什么盈满你的眼眶。你拢了拢脸上的头发,那要流出来的泪珠顺便被你抹去。


有风。他站在不远处,看着你的侧脸,风吹动了他有些长的头发,吹动了他的衣角,吹动了他的衣摆。你将脸上的头发勾在耳后的时候,他恍惚觉得你哭了。


头发长了,剪了吧。那个时候他是这么想的。


他结婚的时候,你没有迟到。你穿着黑色的礼服,唯一戴着的配饰就是你很少去买的耳钉,说实话,你很好看,尤其是你上眼梢有一颗泪痣,有一种柔情的错觉。可是你向来冷着一张脸,和颜悦色几乎没有出现在你的脸上,语言不屑于渡海的犀利。他们忽视了你的美,可是现在他们重新重视你的容颜了。他微笑看着你,眼里带着坏坏的笑意,


“小猫变漂亮了。”他依旧叫你“小猫”从来都没有改掉称呼,


你瞥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女人,一点都不在乎他叫你的称呼。那个让他放下恶魔的本质去追求的女人,她看你的眼神带着温柔,她轻声问:“你就是征司郎经常提到的猫田护士吧。我也可以叫你小猫吗?”


你没有看她,因为那个男人温柔而又热烈的视线使你没有办法忽视,你好像被噎着了,


“随便。”你淡淡的说,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


他揶揄了你几句,才让你在宴席里随便玩。


你端着酒杯,轻轻的晃了晃杯中的液体,一旁的佐伯端着酒杯走过来,


“我还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呢。”佐伯说,


你看着他的脸,移向别处,“我们只是搭档。”你是这样对佐伯说,你知道这句话是提醒着自己,你和他只可能是搭档。


“毕竟你们这么默契。”佐伯看起来有些遗憾,


你将酒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,深红色的液体顺着你的嘴角向下流,你擦掉嘴角的痕迹,又拿起侍者端着的另一杯葡萄酒,佐伯的话你怎么都咽不下去,你抿着杯口,灌了进去,正当你拿着第三杯红酒,喝下去的时候,有人突然握着你的手腕,


“别喝那么多,我可不想小猫在我的婚礼上喝醉了。”


你还没有说话,世良他们走了过来,拉着他向舞台上走过去,


“小猫可不要喝多了哦。”


“渡海医生,仪式要开始了。”


你拿着酒杯看着远去的他,他被拥上舞台,站在新娘的对面。你想,司仪的话他一定没有听进去,因为他对着你挤眉弄眼,你听话的放下酒杯。见你这么乖乖的放下酒杯,他立马对你扬起微笑,那个微笑看的你有些苦涩。


司仪让二人宣誓,你颇为认真的看着他们。


佐伯说:“黑色在西方代表忠诚,猫田你还是很懂这些嘛。”


穿衣的小心思被拆穿,但你没有理会佐伯的话。忠诚,你只对他忠诚。


有风。清风吹拂过他光泽的短发,淡淡的暖阳勾勒出他俊朗的侧脸,贴身的西装衬出他的身段,眼眸里是皓月星光,即使不是看着你,你都觉得沦陷了。


电话突然响起,你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猫田护士,我们刚刚送来一批出车祸的病人,这里人员不够……”


“我知道了。”你打断那头的人的话,挂掉电话,你看向他,他也挂掉电话,


“走吧,回东城大。”佐伯走出宴席,


你又看了看座位席,东城大的医生护士都纷纷离席,而台上的他和亲爱的妻子解释。你不再看向他,自顾自的走出去,叫了一辆出租车,坐了进去,后座位又陷了下去,你撇过头,他早就坐进来了。


车开动了。


“呀,小猫都不叫我哦。”他笑着说,


“你怎么和她说的?”你看向窗外,


“小雅很理解我的工作。”他对你笑了笑,还带着不好意思,


你垂了垂眼帘,没有开口。


你给他换上手术服,对视一眼,你招呼着花房将接下来的工具送过来。他看向你的眼睛带着笑意,这是赞许的眼神,而你却避开了他的目光。


你窝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喝着啤酒。门开了,你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。他坐在沙发上,瞥了你一眼,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啤酒,


“小猫不是不喝酒的吗?”


“我想。”


你灌了一口啤酒,冰凉的啤酒顺着喉咙直通胃里,随即就是火辣辣的烧着心房,


“你不回家?”


“现在回去小雅都睡着了。”他紧抿着唇,浅笑,


他也不问你就拿起啤酒喝了起来,“真是扫兴,我还没结完婚呢。”


他向你抱怨道,你却很感谢这突如其来的插曲,可又质问自己,你不是他最好的搭档吗?你应该让他幸福。


酒喝多了,乱了心智。


你想,都结束了。他迷糊的后仰着沙发,你跪在沙发上向他靠近,轻轻的吻上他的薄唇。本想着,这一吻,他和你的关系就只止于搭档。可是他的手按着你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你笨拙的像个初学者,连气都不会换,要不是他掌握好分寸,你多半窒息了。


他提起你,你就坐在了他的腿上,他细眯起眼,黑暗中他的眼睛像点点星光,你不由自主的去吻他的眸。他的唇在你的锁骨处流连,灵活的手轻而易举的解开你的护士服,你糊里糊涂的被脱掉了上衣,他纤细的手指勾开你的bra,他唇不断的吻着你的脖颈,你拉扯他的衣服,从衣摆下探了进去,一点一点向上攀爬,他的身体很热,多半是喝多了啤酒的原因,因为你也感觉到你的身体也不断的发热,好像要冒出汗,可是他的唇又是冰凉,你想让他帮帮你。他抓住你的手,带着你脱掉了他的衣服,他拖着你的香舌,不停吸取着舌尖的津液,他的手不安分的在你的后背和腰侧画着圈,你被他的动作一下子软成一团水,他的吻落在了你的脖颈,他张开口,用舌头打着圈圈,又吮吸又啃咬,留下一个个红晕,你的头昏昏沉沉的,在他的耳畔是一声一声的低吟浅唱还有加重的呼吸。


他将你抱到他的床上,温柔的交吻。


这不大不小的休息室回荡着接吻的水声,喘息声和高亢的呻吟。


你醒来的时候,他早就不见了。你还以为是一场梦,当你发觉自己浑身酸痛,身子上还有大片大片的吻痕,还有床单上的血迹时,你知道这一切不是梦。


你忍着痛穿上衣服。你想,你输了。


你难得请了几天假,藤原护士长也没有刁难你。


回到家,你躺在床上,用被子蒙着头,疲倦的闭上眼睛陷入沉睡。


过了几天休闲的日子,你特地去东城大的时候洗了个澡。将杂乱的头发梳直,你拿起钥匙关上门。你遇到了在医院门口的他和他的妻子,你还没有开口,


小雅就先说:“小猫。”


你看到他有一丝的慌乱,便说:“我先进去了。”


“猫田护士。”藤原护士长将安排表交给你,


你看了看,


“今天有好几场你和渡海的手术。”


你垂了垂眼帘,走进休息室,里面的东西没有动过,渡海没有将他的东西带走,你躺在你的床上,那上面还有着烟草的味道,你抓着枕头,想要将属于他的味道抓在手里。


有人进来了,你睁开猫瞳,


“小猫。”他局促的看着你,


你从没有看过这个样子的他,慌张,尴尬,内疚……


“怎么了?”你问,


“小雅想让你去家里做客。”


你摆了摆手,不用过多的说明,他能够理解你的意思。


“对不起。”他说,


你咬着牙,突然发现自傲到不可一世的他,现在对你说对不起,是什么将他的棱角磨平的?你觉得苦涩在你的口腔里蔓延开来,你咬着牙,尽量忍住身体的颤抖,“我们还是搭档不是吗?那个晚上什么都不会改变的。”你说,


“小猫………”


“渡海医生,我,有些困了。”你的声音低了下去,如果他细听,一定会听到你的哭腔,


“小猫,今天我和你一起走吧。”他轻笑,


“好。”你蒙上被子缩成一团,


渡海显然没有停留。


你带着懒意坐在沙发上,那个女人为你倒水,渡海慵懒的靠着沙发,眼神却紧紧的跟随着她,你低垂着眼神,耷拉着脑袋,像一只败犬,


“呀,都十二点了,小猫等一下哦,我现在就做饭。”她抬头看了一眼手表,一边走向厨房一边说,


直到她的身影走进厨房,他才收回视线看向你,


“小猫。”


你握着杯子,


“你不喜欢小雅?”渡海看着你,


你拿起水杯喝了一口,“谁说的。”


“你见到小雅都不笑。”


你握着水杯的手泛起了青白,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我也没有对世良他们笑过。”


“碍事,他们都碍事。”他说,


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她从冰箱里拿出东西,随口问了一句,


你连忙接口,“没有什么。”然后强牵起嘴角,眉眼微弯,给了她一个笑容,


“诶,小猫笑起来真好看。”她毫不吝啬的夸你,


“谢,谢谢。”听到这话的你又喝起了水,口腔里的苦味怎么也冲不淡,


“小猫,小雅做的饭可是很棒的哦,你可有口福了。”


他难得夸人,如果他说很棒,那就一定很好。


你看着厨房忙碌的身影,青池小雅也没有多么的优秀,各个方面都没有很突出。可她怎么会打动恶魔一样的他的呢?


青池小雅的父亲因为二尖瓣的问题,被送到东城大。因为不满渡海的见死不救,与渡海理论,作为恶魔的他当然说了:“碍事。”你也觉得她很碍事,作为技术最好的医生,你明白他不会放弃患者的生命。


青池小雅对着他的背影大喊:“你是个医生。”


你就知道他被说动了,你回头看了一眼她,那种执着和世良很像。


这被渡海讨厌却又最能打动他,成功的给渡海留下深刻的影响。


就是对生命的重视吧,对每个人都很重视。这好像是你没有的。


“小猫,开饭了。”她温柔的叫着你的名字,


餐桌上的饭菜很丰盛,你瞥了一眼,有鱼。


“小猫就很喜欢吃鱼哦。”渡海看你盯着鱼,误以为你喜欢,


而你对鱼过敏。


“我不喜欢鱼。”你说,


桌面上一下子就冷了起来,你匆匆的说一声:“我有事。”


离开了他的家。


你回到了休息室,烟草味都散去了,你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来。


就算渡海走了,也没有人敢进来。可能他们习惯不进这间休息室。既然没有人进来打扰你,你也理所当然的住在了休息室,他的东西还在这里,你用着他的沙发,他的书,他的电饭锅,你也没觉得怎么样。


直到花房有一次来找你,不由自主的感叹道:“和渡海医生一模一样。”


你一顿,在这条路上,他越走越远,而你还在亦步亦趋的走他走过的路。


也许和青池小雅在一起久了,他变的也多了几分人情味,有时候对你语言措辞会说:“太过了。”


“会吗?你以前可比我厉害多了。”你用这句话来塞住他,


“原来我以前这么厉害啊。”


你撇过头,心里默默的说:“超级厉害。”


你最近些犯恶心,闻到稍微气味重的味道会忍不住的想吐。尤其是手术的时候,手术进行到一半,你总会跑出去打电话给藤原护士长让她帮你协助渡海。


你用冷水不断的洗脸,你看向镜子里那张湿漉漉的脸,作为护士,你有些明白最近怎么回事。


你以身体抱恙为由,请了三个月的假。


藤原护士长有些惊讶,可你坚持请三个月,你说:“花房来医院这么久了,可以协助医生了。”


藤原护士长无可奈何的准了你的假。


“猫田女士,你怀孕了。”


啊,果然。情况在你的意料之内,你想都没想,“我要打掉它。”坚决果断的看着医生,


“好的。”


你坐在冰凉的座位上,已经两个月了,你拿着单子,盯着它看。


“猫田护士。”


你一愣,抬头看她,是木下香织。


“你怀孕了?”她微愣,


你看着她不答话,她从你的手中抽走那张化验单,


“孩子的父亲是谁?”木下香织问,


“和你没有关系。”你从她那抢走化验单,


她有些了然的说:“是渡海医生。”


这是一句肯定句。


“不是他,和他没有关系。”你立刻否决道,


面对木下香织的视线,你的话显得苍白无力。


你知道对面的女人如何的精明,你向她坦白了。


“为什么要打掉?”


“本来就是意外还是不要留下它,累赘。”你面无表情,


你可是个愿意为渡海威胁要杀掉花房的人,又怎么会在乎一个意外?


木下香织看着你的眼神带着一丝疏离,你暗自发笑,把自己肚子里的生命说成累赘,的确不会对你好到哪去。


“木下小姐好像和渡海医生有约吧。”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惊讶的看着你,


“我听到的。”你直视前方,


木下嘴角还是带着温柔有礼的微笑,你也没有低垂着头,等着护士叫你的名字。


你被推了进去,给你打完麻醉剂后,你还迷迷糊糊的想,肚子里的它是男是女?仿佛你是要生下它一样。


你不知道你被推进去的时候,木下香织给渡海打了一通电话,


“啊,我可能要放渡海医生的鸽子了。”


“喂,你在搞什么啊。”那边的人懒懒的问,


“我在看一件很有趣的事哦。”


你睁开眼,白色的天花板。周围都没有人,你猛然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你的化验单,你想木下香织可能去赴约了。你直愣愣的看着化验单,伸手去拿,你咬着牙,硬生生的将胸腔中的情绪咽了下去,你和他的孩子就这么被你打掉了。你摩挲着纸张,眼泪决堤,一颗一颗的落在纸上,打湿了化验单,你极力的平稳自己的情绪,可眼泪就是止不住。你想,一定是太累了,困的。


木下香织就站在门口,看着你隐忍着哭泣。手里提着为你买的鱼汤。


“多喝点汤。”等你哭过好一会儿,她才进来,将鱼汤舀到你面前,


“我对鱼过敏。”你冷冷的说,“你放渡海医生的鸽子了。”


木下香织看着你哭红的双眼,“渡海知道吗?”


你也是个聪明人,“不知道。”


“难道他没有发现?”


“我们是搭档。”你说,


搭档凭什么要观察细微?


之后你和木下的见面都好像忘记你去医院的事。


你从什么开始抽烟的?好像是知道他和青池小雅要结婚的时候吧。


“你可是第一个知道我要结婚的事哦。”


你看着他有些柔和的脸庞想,我才不想知道呢。


你学会了抽烟,他们都不知道包括渡海。你特意在抽完烟后去洗个澡,然后和他们一起手术。你还是很期待他能发现并制止你,毕竟你那么听他的话。


可是他没有,那淡淡的烟草味好像本来就一直在你身上似的。


那种味道你不再去故意的压抑,花房走在你身边,开玩笑的说:“猫田前辈身上有股烟味,是交了会抽烟的男朋友吗?”


“无聊。”你送给花房两个字,


你讨厌烟味却不讨厌吸烟。


你靠着墙,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,咬着烟尾,修长的手指夹着烟,眼里出现了迷茫,从缭绕的烟雾中,你看到了什么,不远处渡海笑的温柔牵着小雅的手,他们在谈着什么,两人又笑了起来,


“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啊。”


木下香织。


你说:“不要总是出现在别人的身后。”


“不然我怎么会知道猫田你这么多事。”她笑了笑,


“你刚打完胎,别抽烟。”她从你的手里将烟拿走,


你撇过头,


“夹在他们中间很难受吧。一边是你爱的人,一边是你爱的人的爱人。如果她为人有什么问题,你倒是可以和渡海说,可她太好了,对渡海,对我,包括你,温柔又好心,和冷冰冰的你可不一样啊。”木下香织抿着嘴微笑,


你有些烦躁,想从烟盒里再拿了一根,却看见木下香织手里拿着烟盒对你晃了晃,


“给我。”


“抽烟可不好啊,小猫。”


“到饭点了,小猫我们去吃饭吧。”木下香织对你眨了眨眼,


最后你还是和木下香织一起去了餐厅。


“听说,东城大要送几个护士去美国学习。”木下香织喝了一口香槟,


你咬了一口饭团,有些不解的看着木下香织,


“啊,你还不知道吗?猫田护士。”


对面的女人有些明媚的过分,她给你指了一条路,你看着她,低声说:“谢谢。”饭团堵在喉咙口,你用力将它咽下,那被哽到的地方还是有些隐隐作痛。


木下香织没有骗你,东城大果然召开了会议,说选几个护士送去美国培训。渡海对你温柔的笑了笑,“小猫可不要离开我哦。”


你拿起杂志一顿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到护士室的时候却拿了一张申请单。填上姓名,填上信息,在理由那里留了空白。总不可能填私人感情吧,你可没有那么傻。


你抿了抿唇,走向窗户,从下看你看到青池小雅和他拥抱在一起。你细眯起眼,上次和他拥抱是什么时候?啊,是他们喝醉的那晚。怎么会那么久?


你向藤原护士长提供了申请,找你见面的是佐伯。


“猫田护士去美国是为了去学习还是离开渡海?”他笑里藏刀,


“为了学习。”你面不改色的说,


“猫田护士真是为东城大着想。”佐伯带着虚假的笑容,


你看的有些腻,转身走人。


“佐伯教授……”藤原护士长想为你申辩,


佐伯看了她一眼,说:“批准。”


你知道佐伯不会让自己破坏渡海的幸福生活,所以到后来你还是会离开的。


“小猫可不要离开我哦。”


那人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着,你想,你终于没有听他的话了。你看着脚下的路,弯弯曲曲的,就像你的道路,不能一路平坦。


在机场,渡海裹着厚厚的大衣,眼里是说不出的温柔,青池小雅抱了你,你并不喜欢除渡海之外的人拥抱你,尤其是青池小雅,你碍于渡海在场,你拥抱了她。


渡海抱了你温柔又有安全感,这个拥抱带着淡淡的薄荷味,鼻腔里都是这种味道,清清爽爽的,这仿佛才是他原来的样子。


他低沉而缓慢的说:“我好像欠小猫什么。”


你笑了笑,“没有。从来没有。”


他从没有欠你什么,更不存在你欠他什么。


你拖着小行李箱,你的箱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不过做做样子。


你登机的时候忍不住看向他。


有风。它吹乱了渡海厚厚的刘海,吹起了青池小雅的长发,渡海贴心的圈住了青池小雅,将她紧紧的抱住,低头询问着她怎么样。这冷冽的风如刀锋般锋利割在你白皙的小脸上,你冷的红了眼睛,你想这个冬天太冷了。


有风。伴随着飞机的起飞,天空零零落落的洒下小雪,你冻僵的手放在温热的机窗上,看着一路飞向美国的飘雪。


“Hi,猫田。”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人向你打招呼,


“Hi,Kahn。”你招了招手,


“滴滴滴”你刚喝了一口酒,就拿起手机,一愣,“渡海。”


“小猫。”


那熟悉的语调,让你有些怀念。


“渡海医生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?”你问,


今天是你要回日本,同事们为你举办的欢送会。


说实话你来美国比在日本受欢迎多了。


“猫田,要放烟花咯。”


你对那个人点了点头,


“小猫,我……”


“咻,咻咻,咻咻咻……”


你看向烟花,他开口的时候,烟花冲上了天空,绽放的极为好看,烟花的光亮在你澄净的猫瞳里映照的像星星满天的天空,你回过神,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对不起,渡海医生,我没听清。”随即连忙挂了电话,


“好看吗?”有人问你,


“好,好看。”你痴惘的说,


你故作腼腆的笑了一下,拿走一杯香槟灌了下去。


你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,背靠着墙,拿出烟,点上火,吐出一口又一口的薄烟,刚刚他的话你怎么没听清楚,那声音里有喜悦,有激动,有紧张,他说:“小猫,我要当爸爸了。”不知怎么的,你突然弯下腰,手捂住嘴抑制住自己的咳嗽,你被呛的眼泪都出来了,你想你怎么活成这样了?


你今年三十岁。十八岁的你从大学毕业分配到东城大,二十岁的你碰到渡海,二十四岁的你喜欢上他,二十八岁的你看着他结婚你去美国培训,三十岁的你刚刚得知他要当爸爸了。


你蹲在地上,颤抖着将烟送到嘴边,用力的吸了一口,吐出一口浊气,连同那有些痛意也吐出来。你抑制不住你那急促的喘息,带着丝丝的哭腔。


你想,他今年三十岁,成了家,三十二岁有个孩子多正常。


你怎么活成了这样?


你摸着肚子上的妊娠纹,突然失声痛哭。


有风。你泪眼朦胧的恍惚看到一个人影,它抚过你的脸颊,卷着回忆里的气息,卷着回忆里的话,落在耳朵里。


你看着他的薄唇一张一合,轻声喊你:


“猫ちやん。”


“我好像欠小猫什么。”


他欠了你什么?一个微笑,一个拥抱,一句问候,一份温柔,还有你爱了他六年的时间。


你错了,二十岁到三十岁,这十年的碎片里,你拼拼凑凑才发现,只有一个人的名字贯穿了这十年。


那个人叫,渡海征司郎。


是你爱了十年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END】

おめでとう

请求

六百五十五亿:

排,太乱了,为什么就不能每个框一样大呢!!!


一碗乌冬面:



Krabat:







@LOFTER小秘书   @LOFTER官方博客








空桑:















请求









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æ”¹ç‰ˆä¹‹åŽä¸ä»…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




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çš„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




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




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




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




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




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




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




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




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




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




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









设计师必备!设计印刷常用尺寸规格!

转载来源:设计智造

平面设计:

 


文/柒_亚晨


1.画册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标准:(A4)210X285  (A5)210X140  (B4)260X185  (B5)125X180


更多:250X250  285X285  420X285  370X250  210X210  128X250  138X285  140X105  125X85





2.画册常用成纸张


标准:封面300克双铜(哑粉)内页157克双铜(哑粉)  å°é¢250克双铜(哑粉)内页157克双铜(哑粉)  å°é¢250克双铜(哑粉)内页128克双铜(哑粉)


3.画册常用工艺


标准装订:骑马钉,锁线胶装,无线胶装,方脊精装,圆脊精装,软皮精装,古龙线装订,铁圈装订,车线装钉


标准工艺:光胶,哑胶,局部UV,整版UV,烫金,凹凸,击凸,压纹,过油,对裱,啤,粘。 æŽ¨èé˜…读:设计师必知印刷常识!





4.封套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标准:215X(300+75)  220X(310+80)  250X(350+75)


封套常用成纸张、工艺


标准纸张:350克双铜(哑粉),300克双铜(哑粉)


标准工艺:光胶,哑胶,局部UV,整版UV,烫金,凹凸,击凸,压纹,过油,对裱,啤,粘 ã€‚





5.手提袋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标准:高430X(宽320+厚105)  é«˜400X(宽290+厚80)  é«˜260X(宽330+厚90)  é«˜240X(宽300+厚70)


高300X(宽270+厚80)  é«˜320X(宽220+厚65)  é«˜280X(宽195+厚60)  é«˜290X(宽150+厚55)  é«˜210X(宽155+厚55)


6.手提袋常用成纸张


标准:250克单粉卡,230克单粉卡,300克单粉卡,250克双铜。 





7.手提袋常用工艺


标准:光胶,哑胶,局部UV,整版UV,烫金,凹凸,击凸,压纹,过油,对裱,啤,粘,打鸡眼


8.手提袋常用绳子


标准:棉绳,尼龙绳,特度龙,丝带。







9.海报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标准:(A1)850X580  (A2)580X420  (B1)750X525  (B2)530X375


更多:420X285  370X250  720X420  680X370


海报常用成纸张


标准:250克双铜,200克双铜,157克双铜 







10.折页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四折页标准:折起210X285展开840X285  æŠ˜èµ·185X250展开740X250  æŠ˜èµ·105X285展开420X285 


三折页标准:折起210X285展开630X285  æŠ˜èµ·190X420展开570X420  æŠ˜èµ·140X285展开420X285  æŠ˜èµ·95X210展开285X210  æŠ˜èµ·185X265展开555X265  æŠ˜èµ·170X375展开520X375  æŠ˜èµ·120X265展开360X265 





11.折页常用成纸张、工艺


标准纸张:250克双铜(哑粉),300克双铜(哑粉),200克双铜(哑粉),157克双铜(哑粉)


标准工艺:光胶,哑胶,局部UV,整版UV,烫金,凹凸,击凸,压纹,过油,压线折页


更多:双铜哑粉具高中低档区别,印刷质量随之区别。专业适配于各种设计风格的特种纸张。


信封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中式信封:9号:成品324X229上机正4开


7号:成品229X162上机正8开    


5号:成品220X110上机正8开


3号:成品176X125上机大16开  


西式信封:9号:成品324X229上机正4开


7号:成品229X162上机正8开


5号:成品220X110上机正8开


3号:成品162X114上机正16开  





12.信封常用纸张


标准纸张:9号140克书纸(牛皮纸),7号120克书纸(牛皮纸),5号100克书纸(牛皮纸)


13.彩页常用成品尺寸(单位:mm)


标准:(A4)210X285  (A5)210X140  (B4)260X185  (B5)125X180


更多:420X285  370X250  140X105  210X70  





14.关于邀请函、贺卡、吊牌、精装彩盒等更多印刷品的尺寸、纸张、工艺:


邀请函、贺卡是用与邀请潜在客户或祝庆已合作客户的载体,且质感要求高,一般不会量产,故其纸张选用特种纸及进口纸张居多,特种纸张尺寸常不同于普通纸张,在设计邀请函、贺卡的尺寸时,结合采用纸张尺寸来规划其尺寸是最适合的。邀请函、贺卡的工艺在设计时也是会搭配设计创意,采用较适合的工艺达到突出的风格和视觉。




吊牌的尺寸,形态万升,大多也是根据采用纸张来规划其尺寸的。随着品牌越来越被企业重视,采用特种种纸及进口纸张,工艺鲜明的高档吊牌,也是逞现快速上升的趋势。


精装彩盒,主要分产品包装盒和礼品包装盒,不管是哪一种包装盒,尺寸都只能根据所包装的物品来制定的。采用纸张材质,也是根据物品重量,运输,仓储等因素而定的。至于工艺,主要是结合和突出包装彩盒的风格和视觉。



注:本文为 è®¾è®¡æ™ºé€ ç¼–辑整理,转载请注明 æ¥æºï¼šè®¾è®¡æ™ºé€  http://cocoo.top


    æœ¬æ–‡ç‰ˆæƒå½’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来信告知(cocootop@163.com),可合作,我们愿意支付稿费。



nino真的好池啊~
耳环和小卷毛苏炸我✨

题目是:太过喜欢熟女

影帝尼的这些表情我能看好久!

笑容渐渐绽放的信五
与眼神肯定的信五

P1 nino一头钻进爱拔拔的胯下简直没眼看
请注意P23角落里摔倒的慌慌张张竹马二人

润润一把扯过来愣愣看戏的小大也太顺手了吧!
又来一个直接钻胯下的(简直没眼看x

于是天然形成了最强壁垒!
但是结果还是emmmm
所以这就是你们俩双双撞到欧金金的理由吗🙂

模特之后组成了团内最高海拔,拔哥哥撞到欧金金之后,润润还在解释,不要说了太有画面感了。

指路👉交岚130720内田笃人

黄毛翔扑面而来的荷尔蒙
最吸引人
也是使我当初差点变成红担。

而荷尔蒙最浓烈的rap,
在我心里第一是Yes?No?
第二是二人的纪念日